Category Archives: 仰望星空

Don’t Become a Scientist!

Don’t Become a Scientist! Jonathan I. Katz Professor of Physics Washington University, St. Louis, Mo. [my last name]@wuphys.wustl.edu 千万别成为科学家! 约拿单 I. 卡茨物理学教授华盛顿大学 Are you thinking of becoming a scientist? Do you want to uncover the mysteries of nature, perform experiment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仰望星空 | Leave a comment

仰望星空的大学精神

近日读钱理群的《我的精神自传》,谈起大学的精神,和今天所读朱先生所见一致,于是摘了一些发人深省的博文,留在这里,以供自己将来洗洗咀嚼! 朱清时:学术界创新能力在萎缩 根源是教育体制行政化 大学就是仰望星空的   经济观察报:我们应该怎么理解和处理大学和市场的关系问题呢?   朱清时:大学一定是要高于市场的。大学不能急功近利,急功近利就失去大学的精神了。大学 最重要的功能是引领社会文化,大学应该是思想高地,社会前进要靠大学去引领。就像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说的那样,大学就是“仰望星空”的。有了仰望星空的人, 才能引领文化。我们往往认为大学办产业是借鉴美国的经验,其实不是。在美国的斯坦福大学等学校,大学只是一个思想库,有凝聚力,创新的思想为产业创造了机 会,并不是大学在办产业。上世纪80年代初我在麻省理工学院工作的时候,该校有五位教授发明了半导体激光光谱议,他们联合成立了一个公司进行商业开发。该 校同意他们办公司,但是他们的公司要和学校完全脱钩,不能与学校之间有利益牵连。   经济观察报:可见这些学校把学术、政治、经济分得很清楚。   朱清时:政治家、企业家都很伟大了,对社会贡献很大,但是不能跟学术混淆。学术要跟金钱 和权力脱钩,才能保证学术纯洁,学术自由。大学就是追求学术卓越,不能跟金钱挂钩,也不能跟权力挂钩,这样才能保持大学的纯洁。说到底,办企业就是要追求 利益最大化,而学校的文化和精神应该是面壁十年,清心寡欲,专心把学问做好。这两个是完全矛盾的。学术不能受金钱和权力的干扰,金钱和权力不能引进到学术 中来,否则学术必然受到伤害。 三种不可交换的价值(外一则) “一般说,政府通行行政原则,公司通行利润原则,大学通行学术独立原则。西方一些学者提倡的政府-大学-企业三螺旋理论,认为在知识经济下,三者的定位与角色 发生了相互纠缠,形成了三螺旋结构。很多人(包括我本人)较普遍地认为:三螺旋结构有利于促进社会经济发展。可是,在三螺旋结合得很紧的情况下,会不会三 种不可交换的价值居然也发生了交换?那将是非常可怕的事。” 学者切忌以“宋江”之心来谋“吴用”之事

Posted in 仰望星空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