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9

The Rise of China – Ernest Henry Wilson and Immanuel C.Y. Hsu

在卧龙工作,整理一些相关植物名录时,总是能注意到一些植物的拉丁文名后面有个 Wilson,这个Wilson就是18世纪末到20世纪初对中国的植物进行了大量研究和收集的一系列西方博物学家的最后一个。1919年,Wilson在做Harvard的Arnold Arboretum的director的时候,总结完成的著作。最近大致的翻了一遍,Wilson前辈终于有血有肉的出现在了我面前。这里把这本书的最后一段抄下来,以飨其他也在四川的崇山峻岭中奔波的朋友们。 "China is a continent rather than a country, and everything is so entirely different from and opposite to Western ideas and practice.  Hundreds of books have been written on China and the Chinese, yet little more tha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金老先生…

金开诚先生上个月去世了,享年仅70多岁,十几年前曾经作为爱心社的走卒曾去过畅春园他家里一趟,不过没见着,当时去找袁行霈先生也没见着,联想到那时听季羡林老先生的讲座藏粉笔的事情,不尽的又想念起那个园子来! 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举行金开诚先生追思会 “金老师对待学术是很严谨的。他在韩国出《金开诚文集》四卷,他对排版错字盯得很紧。我深刻地意识到为什么叫“校字如仇”。有人认为出一本书就是荣誉,其实 出书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为你的政敌立一个把柄,为后代留下笑柄。所以,金老师告诉八个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金老师是一个专注于精神的学者,对自己的 生活不甚在意。先生是一个很快乐的人,一个得到别人的恩惠就会经常去感谢的人,是一位澹定坚强、无欲则刚的霍然长者。先生对学术和艺术体现了八个字——惜时如金,疾恶如仇。他是一个胸怀磊落的人,对自己是惜时如金,对社会和艺术界的不良现象是疾恶如仇。" 想着想着,想到了另外一个更牛的金老先生,已经故去的金岳霖老先生! 《精神的魅力》里面应该是有一篇文章讲金老先生的,说起如何如何同学们总能在湖边看到这样一位老头… 其他关于他的牛人事迹的文章也很多,但是多年前看了之后最让我忘不了的是他在北京饭店请的那顿饭… "… 一天金岳霖郑重其事地邀请一些至交好友到北京饭店赴宴,众人大惑不解。开席前他宣布说:“今天是林徽因的生日!” 顿使举座感叹唏嘘。 林徽因死后金岳霖仍旧独身,我很想了解这一行为背后意识观念层面上 的原因。但这纯属隐私,除非他主动说,我不能失礼去问。不过,后来了解到了一件事,却不无收获。有个金岳霖钟爱的学生,突受婚恋挫折 打击,萌生了自杀念头。金岳霖多次亲去安慰,苦口婆心地开导,让那 学生认识到:恋爱是一个过程,恋爱的结局,结婚或不结婚,只是恋爱 过程中一个阶段,因此,恋爱的幸福与否,应从恋爱的全过程来看,而不应仅仅从恋爱的结局来衡量。最后,这个学生从痛不欲生精神危机中 解脱了出来。由是我联想到了金岳霖,对他的终生未娶,幡然产生了新 的感悟。" 这样的林徽因到底是怎样一位女子,会有近现代中国的哲学第一人、建筑第一人和诗歌第一人(你可以都说是arguably)都为之倾心… 红楼飞雪,一时英杰,那个时代真是令人神往! 其实,284米的大蜀山下长大一点也不差! 大蜀山:据《尔雅-释山》讲“蜀”是“独”的意思,因大蜀山无岗阜连属,只是孤单单的一座山,所以叫蜀山。又据《庐州府志》记载:“有蜀僧于此结庐,偶思乡水以锡卓地,泉汩汩而出,尝之有瞿塘峡味,因名为蜀井”。所以又有人说蜀山是以此而名的。 哈哈,真牛! 今晚在 MM 108 结睡袋而栖,不洗,睡了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空想,幻想,梦想 …

意甲历史(也许是俱乐部足球史,或是省却俱乐部那三个字)上最牛人墙! Baresi + The Dutch Trio + Others 什么时候我才能回到无拘无束得想看球就看球的状态? sigh…

Posted in 一生和球 | Leave a comment

Who has the oil – a nice map

Who has the oil? by Aaron Pava According to William Tamblyn who sent this in: The SIZE of each country on this map reflects the relative size of its OIL RESERVES. The COLORS reflect different levels of OIL CONSUMPTION (pe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co Everything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