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8

God – John Lennon

Listening to his voice accompanied by only an accoustic guitar, I can’t help thinking of something more essential to our lives!   What do your believe in? Or do you have anything that you believe in?     God i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 | 1 Comment

教育体系 及 其他 和 海子

  “John Ross是斯坦福大学化学系教授,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他于1999年因对统计力学和非线性体系的化学动力学的贡献获得美国国家科学奖章。前几年他在北京访问时我问他当年为什么从统计理学转向非线性体系的化学动力学。他的回答是:"Because so many very smart people were trying to solve so few problems in that field, I decided to leave and find something new.” (因为那个领域有太多非常聪明的人在试图解决少数的几个问题,所以我决定离开去发现一些新的东西。) ” 摘自 科学网 王鸿飞 的 少年班三十年庆和“神童”问题 这里不仅仅是一个Inteligence VS Wiseness的问题,我认为还反映了一个社会的教育体系,一个成熟的有着完善教育体系的社会应该能够让大多数人都做上自己最适合的职业,或者创造一些条件使得转行的成本最优化,现在的中国教育体系及其制度正处于改革开放后最大的阵痛之中。资本的原始积累完成后经济发达到了一定程度,这一制度能够随之完善吗?还是经济发达了,中国也变得像美国一样,最聪明的人都去商学院、法学院和医学院了?   近两天一些其他新闻 中国环境保护部正式挂牌 2007年度《中国海洋发展报告》出版发行 联合国粮农组织:禽流感传播与养鸭和水稻种植有关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Mixture | Leave a comment

无题

  徐子陵断然道:“人有时是会干些愚蠢的事的。只要想想很多你自以为聪明的事,后来却证实是蠢事,便可心中释然。”   寇仲哈哈大笑,举杯道:“说得好!让小弟敬陵少一杯。”   我释然了,睡觉去!:-)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无题

http://vhead.blog.sina.com.cn/player/outer_player.swf?auto=0&vid=947655&uid=1274565784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沙文主义笑死人,要不得!

        “红牛车手马克-韦伯认为,英国媒体将他们的“掌上明珠”路易斯-汉密尔顿和F1七冠王迈克尔-舒马赫相比还为时尚早,因为巨星都是靠“资历”来说话的。澳洲人承认,汉密尔顿处子赛季的表现的确抢眼,但是,这位F1神童的“新奇价值”可能很快褪去。……   马克-韦伯指出,汉密尔顿不论是肤色还是成绩,在当今的F1赛坛都是独一份的,但是那也有保鲜期。“他的职业生涯像火箭升空,但不可能总是如此。”马克-韦伯对《独立报》的记者说道。   “他的年轻和他的肤色,的确让他在这项运动中是独一份的,但那也有保鲜期。虽然他黑色的肤色不可能褪去,但那并不能让他永远保持新鲜感。而且接下来他可能在某些报刊上中看到关于他完全负面,或者完全错误的报道,这样的事情甚至在今年就可能发生。而这并不是那么容易处理的。”马克-韦伯接着说道。         随后红牛车手指出,只有英国人才陶醉于汉密尔顿个人,并幼稚的将其同F1七冠王-迈克尔-舒马赫相比。“关于他的天赋,OK,我们都知道。但是他才在这项运动中待了5分钟,有些人就把他和舒马赫相比。这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没错,他的处子赛季的确超棒。他所取得的成绩的确是超凡的。但是伟大的运动巨星是根据他们的资历来衡量的。球王贝利、网球传奇女巨星格拉芙,没有谁不是如此。”马克-韦伯分析说道。   尽管马克-韦伯做出这样的评价,但是英国的媒体仍然为汉密尔顿着迷,他们总是乐于将精力集中在汉密尔顿职业生涯中的某些细节上。比如上周末的马来西亚大奖赛,汉密尔顿在比赛中发生的一个小插曲是赛车的饮水系统坏了,事后黑小伙反映自己滴水未进跑完了全程。结果,英国的媒体抓住这一个细节大做文章。     《太阳报》的标题是“汉密尔顿遭受饮水的折磨”,从新闻标题上,根本看不出谁拿了冠军。而《泰晤士报》的标题则更直接了当:“路易斯-汉密尔顿战胜脱水”。《标准晚报》要稍微温和一些,至少提及了一下KIMI是冠军——“汉密尔顿口渴比赛-KIMI夺冠、路易斯没运气没水喝。”    Here comes the funniest part!  最偏激的可能要数《镜报》,他们完全将汉密尔顿没水喝跑比赛描述了成为了一种成就。该报这样写到“汉密尔顿不仅滴水未进,反而负载了一个瓶子比赛。”         Hamilton绝对不是F1历史上第一个滴水未进完成比赛的,由此我想到了前几天的奥运圣火仪式,由于希腊跆拳道男选手的骨折,罗雪娟(个人很喜欢她)一人跑了两棒,于是中文媒体便大肆报道并一共整理出五个世界第一来。当大国之梦离我们已不再遥远,龙的传人,你做好准备了吗?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Phisical toughness :)

East Lansing 4:59ers got theirfirst winning streak of three in the Spartan Village league tonight, overcoming a three-goal deficit with six goals in the first ten minutes of the second half. 🙂 Owen Chen had seven goals in 20 minute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Subprime mortgage crisis / 次贷危机

  前几天跟我妈打电话,了解了一些最近的中国股市情况,sigh! These slides explain what caused the subprime mortgage crisis (次贷危机)。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