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7

Happy B-Day II: I am spoiled

  First, I want to say to Haozi that this is not to try to compete with you who have been more spoiled, 🙂 but last night I really felt what "being spoiled" meant.  I climed up to 2550 m to say goodbye to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我想念 East Lansing

  像往常一样10:30走出管理局大楼回银龙苑,转过弯来抬头看见蔡老五二楼上的那个牌屋,里面灯火通明、人声鼎沸。这是我最不喜欢卧龙的方面之一;我不反对娱乐,但是国家花了那么多的钱在这里建立一个特区,不是养着好几百号人每天花大部分时间来上网、看韩剧和打游戏,然后将买新车用不完的钱拿来打麻将赌博的。再转一个弯,银龙苑的门口又是几个从茶楼里出来的人,拉拉扯扯,口齿不清。   抬头看见星星和接近半满的月亮,我好想念East Lansing!那里一定已是冰天雪地了。我想念闭着眼睛走在Spartan的小路上的夜晚,我想念躺在草地上看北斗七星的浪漫,我想念Campus Town的那家Barnes & Noble里沙发的柔软,我想念IM West里每周五晚上奔流的汗;我想念Manly Miles的晚上和周末,我可以光着脚干活;我想念会议室里的下午,我可以和大家一起讨论;我想念EEBB的Seminar,很19世纪纯学术的氛围;我想念Ag Hall里的课堂,每周四三个小时天堂的感觉。   ……   在卧龙将近8个月的时间,就像Vanessa写的那样,我在大家眼里已获得了“当地人”的地位,我也一直很高兴拥有这样的很多保护区工作人员都没有的荣誉;但是今天晚上,我忽地意识到,我需要一些多样的生活,毕竟自从9月底从北京回来,除了去成都公务了一天一夜,就一直在山上山下六个村里晃悠,靠着互联网保持着与外界的联系,包括上个月底那次长达4个小时的越洋工作会议。比起来,其实我远没有像融入卧龙这样融入East Lansing,但是那里也有我的一个窝,尽管我连它将是在Spartan还是Cherry Lane都不清楚。   妹妹问我回家能呆几天,我说不会太长;我知道家里人都希望我能多留几天,但是跟别的学生相比,我已经很幸运了。更重要的是,somehow 我不知道我的家到底在哪里;我常常告诉自己,我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高中时读到余秋雨的一句话:“所谓故乡不过是我们祖先漂泊旅程中落脚的最后一站”,当时只是觉得说的好,却不甚明白;直到大约10多年后,才真实的意会到一些那些祖先的感觉。   如果真的要按照家的感觉排一下序,卧龙和East Lansing(严格地说是MSU的校园)应该是排在北京和合肥的前面的。8月份在家很舒服,就是太多的时间花在了从一个饭局赶往下一个的路上;9月在北京的那一个星期感觉也很不错,每天早晨沿着未名湖走到中心工作,中午和大家一起去学五吃饭,下午接着干活、讨论,然后接了小学生琪琪回家吃饭,晚上和朱羲昊他(她)爸妈闲聊,接着就睡觉了……周而复始,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也很好。   又想起了整三年前的那个雪夜的Spartan,想起一年多前的那个冷雨夜的小咖啡馆,想起了I-35和I-80的那个人生的分叉,想起了Grand River上那顿寒冷的午餐。   也许这就是人生的Trade Off,如果有一天有人会放弃那难得的保持思想独立的境界或状态,那他(她)为的又是什么呢?希望不只是累了……   我想念East Lansing,除了那里还欠我一个冠军,那里还有我一个没有做完的梦!拿完了冠军,做完了梦,我就去流浪,去找我的下一站!     ~~~~~~~~~~~~~~~~~~~~~~ 后记 I. 今天的Daily OM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由零想起 | 1 Comment

Quote of the day

  昨天才发现Live!Space的这个功能,很好!摘了几条,如下。   Nature   "Nature is an infinite sphere of which the center is everywhere and the circumference nowhere." Blaise Pascal "If one way be better than another, that you may be sure is nature’s way." Aristotle "The old cathedral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由零想起 | 1 Comment

We are the world champions!

     In some sense, this is about to be a perfect year.   Let’s keep going and win the derby back in San Siro!!! FORZA MILAN ! FIFA官方网站上的标题是"Dominant Milan rule the world"。刚刚才想起来,为了这一刻,我一不小心又等了17年了。米兰上一次捧起丰田杯的时候是我13岁生日,其过程之荡气回肠仅有4年后雅典横扫巴萨一役可比,不过那个时候我还不懂球,也没有看(90年世界杯我就几乎没怎么看过)。93年输给圣保罗的那场比赛我在42中上我的数学奥赛班,没看到;94年的比赛是在一个周中的晚间进行的,说实话,那是我看的第一场直播的米兰的决赛,输给了胸部厚度比宽度还要大的阿萨德,科斯塔库塔也从此失去了接过巴雷西的世界第一中卫称号的信心,世界杯综合症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那个赛季,而我们也在赛季末的最后一刻倒在了90年丰田车得主里杰卡尔德的致命助攻下。9年和4年,欧洲冠军,米兰没有让我们失望和久等;17年,OMG,卡卡那时只有8岁,而保罗则见证了这漫长的过程。 上个星期打了个草稿,明年夏天,我会在卧龙找一个晚上,写一篇“ I grew up watching him playing football professionally ”。也许很多年以后,我会再写一篇“ I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一生和球 | 1 Comment

A dreamer’s three birthday wishes

  It comes so naturally the day of Dec. 9th, 2007, when time flies out from the bottle and leaves here complete another round of beautiful life in the autumn sunshine of Wolong.  Nothing has changed much, and I am becoming Mr. 30.  Wei,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