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7

十年 – 一样的月亮,不一样的月光

常青 杉(sha) 树坪    —  1997 年 阴历7月15 卧龙 沙湾               —  2007 年 阴历7月13   卧龙的传统,今天是鬼节,家家要给先人烧纸;助手们做调查直至晚上10点,幸苦了!   不知为什么,总是记得很清楚十年前在秦岭的那个鬼节的晚上,我西西索索的从砖头上的门板上爬起来,摸出我和Haozi和季?男的房间,想找个僻静之处的生态厕所嘘嘘一番。出门迈出去一两步后迷迷糊糊睁开双眼,却被明亮的满月挡了回来,再走出去几步,总算适应了过来(那是在秦岭最后一次有实习,没有带小电站上去);又走了几步,眯缝着眼睛的我正打算开始实施我的灌溉计划,却忽地发现周围一片漆黑,当时就吓出了我一身冷汗,~~~ 不会是鬼节闹鬼吧??? 镇定了一下,四周张望了一遍,再抬起头来,才发现那明月刚好挂在了一线山梁上,几步的距离,我已从月光中走入了月影;那晚的月亮真好!   卧龙的6到10月是雨季,几乎每晚在沙湾1900米直至五一棚2500米处天空都被云层封闭,等闲见不得星星月亮,今年的鬼节也不例外;但是上个月圆之夜,下核桃坪去John的住所吃饺子回来路上却见到了可能是过去四个夏天在这里见到的最美丽的月亮(其实一共见到的次数一只手可能就能数的完),于是回来后在银龙苑的屋顶记录了下来。 上有飞龙在天,下有卧龙在渊;只可惜我未能照得再好些。 其实再一个月以前,西河鸡心岩下两点钟醒来的时候所看见的月景最为奇异,但是两山间的云太过吝啬,未等我留下记录就又将那月亮裹了起来;后来的夜晚再也没有月亮露出来过! 十年总是让人有一种很特殊的感觉。十年前自己更多是个游客,十年后在调查游客;十年前帮别人做植被调查,十年后别人帮我做植被调查;十年前是别人的学生助手,十年后指导我自己的学生助手;十年前Haozi没有女朋友,十年后Haozi成了家;十年前秦岭还处于禁伐后的阵痛中,十年后大家讨论的更多的是大面积种植的日本落叶松林的危害;十年前不知道在卧龙有过一个关于熊猫放归的重要研讨,十年后亲身经历了祥祥大部分的时光却不能大声的去说;… … 再有十年,那时的月光会是怎样的呢?也许这就是人生的乐趣之一吧!   BTW – 由我不记得十年前那天晚上爬起来的时间想起的今年夏天最好笑笑话之一 李宇和植物专家党老师7月在白水河保护区做了3天的调查,完成了两个样方,其他时间都泡在雨里,包括一个整晚将自己裹在睡袋里坐着。向导和李宇总所还都凑或着迷糊进去了,党老师却睡不着;好不容易一个向导起来嘘嘘,完了之后,已经熬的不行行了的党老师用他典型的陕西问:“几点了?”“没有表,不知道。”“… … 那你平时几点钟起来嘘嘘?” 伴着几声呼噜传来的是“就这个时候!” … …   天亮后就启程回家看爸妈和妹妹,宣告夏季野外工作告一段落,休整回来后开始秋季攻势! 查了天气,外面好热啊 !    

Posted in 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 | 3 Comments

177

修建天山公路时牺牲的战士的数字,平均每3公里一人。CCTV1里歌颂的是勇于牺牲(战士)的精神,人定胜天(领导们)的决心。   我想到了开凿公路时破坏的植被和受影响的动物, 我想到了公路通车后进一步的直接间接环境影响, 我想到了赫连勃勃的统万城和秦始皇的万里长城, … …   我也看到了所谓的沿途少数民族群众的旅游发展, … …   iBMW (iBMW stands for "inefficient Brick Maker Wei)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August 18th, a memorial.

1998 – 1999 – 2000 – 2001 – 2004 – 2007   "Every song has a CODA, a final movement. Whether it fades out or crashes away. Every song ends. Is that any reason not to enjoy the music? 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