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6

新年快乐

今年到此为止知道的一些消息/八卦: Haozi,二狗,毛子,辉哥,菜凯,张胖(?)等等正在进行一个小小的gathering,羡慕ing!Haozi 领了证,两个星期后要结婚啦,祝贺,and 羡慕ing!(441er 就剩 Yivoo 和 Rossoneril 了,加油!)Lili 的儿子12月18日出生了,名字就叫做李嘉禾(差李嘉诚一个字,和嘉禾电影一个名字),Congratulations,又是一个准441er 的下一代,also 羡慕ing! 期待2007将是 Rossoneril 的工作和学习爆发的一年,以不负川儿去年夏天给我的学者的称呼! 祝大家的 2007 健康,平安,开心,进步 !:-) Rossoneril 07元旦 于 卧龙沙湾银龙苑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人在旅途 – 668 Break

这是昨天早晨的情景: 天刚蒙蒙亮,起床了,一夜未睡;打开一个黑黑的箱子,里面有一个黑盒子,一个带键盘的掌上电脑,很多电线,还有四大块电池什么的。一边充电,一边开始研究 这个盒子里的东西,并开始在电脑和手机里寻找一个新加坡的电话号码。渐渐的天亮了,电也充的差不多了,将这些盒子什么的都连到一起,再连到一个白色的圆圆 的砣上,再将这个砣安到一根可伸缩的标杆顶端。带上这些东西,爬到这栋三层小楼的顶上,找到正中间的一个盖房子时留下的小洞,将标杆插好;阳光灿烂,但还 是戴着头巾和帽子。在触摸屏上操作了许久,找到了所需要的卫星(well,到这里应该已经有人猜出来我是在干什么了)。回到房间里,像Abruzzi一样 拨通了电话,ask for John,John had left the company as told by the secretary,referred to Terry, John’s boss;Terry promised to send a signal within 5 minutes。Didn’t work,called back,John was out for lunch;called later,found out that the frequenc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5 Comments

一生和球 – 1 – 十年

一晃十年过去,和我一同踢球看球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或者应该说是,我陪着不同的一拨一拨人在不同的地方踢球看球,最确切的也许是,大多数的我们在人海漂泊中不停的转换着队友和球友。 一生和球,不见得一定是足球,篮球也是球;能有多少人有那样的幸运,像小猪和Yivoo一样在五四一打就是十二个寒暑,风雨无阻?从一开始的和八几级,九几级的打,到如今的和零六级的打!那个小集体从五个441ers,发展到后来的一大帮,再到大家都一个个的娶妻,生子,远渡重洋(排名不分先后,比如Jalk就是完全反着来的),都是这十年间的事情;前几日小猪在441论坛上伤感阿归的离去,实在是不可避免的! 一生和球,其实也不必一定有球,只是说起Rossoneril这十年,有了球,脉络会更清楚一点。 先回到96年冬天的一场比赛,95生技挑战95生化,在12月份的某个下午。95生技有一帮很浪漫的年轻人,他们团结在一起,喜欢做一些有挑战性的事情,通常他们更注重于对过程的欣赏而不是结果的圆满,在足球上挑战生化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他们的大多数人,看上去是28楼4 楼这半边最懒散的一群;但是这群懒散的人组成的却是那四年中最有凝聚力的一个集体,有自己的乐队,办自己的杂志,演自己的小品;无欲则刚,太多的人想做 leader 的结果就是没有人做的成 leader 。) 如果说生技还能挑出几个篮球打得好的人,比如王Y和邹YZ,说到足球,就只有付Q这个重庆来的,架着眼镜,身高不足1米7的门将够得上级别了(在我见过的那个园子里的门将,他个子最矮,比计算机系刘C走后的那个大一菜鸟还要矮上一点,但反应绝对排在前三)。生化则除了系队的许Q和张P外,还颇有几个身强体壮会踢球的;这样的比赛的唯一的悬念就是生技被灌几个了。 忘了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付Q会找到我给他们当外援;也许他看中的是我的速度可以跟许Q拼一拼,那个时候我的左膝好像还是健康无损的。就像后来2003年六月间的一场比赛(Dune VS Cameron)一样,一场本以为一边倒的比赛,仅以生化的两球小胜告终;许Q临时有事未能参加是原因之一,这同时也给我和付Q创造了表现的机会。数天之后,许Q,可能是在同我进行党内交流的时候,谈起那场比赛,说张P为没能多进球有些耿耿于怀,但很赞赏了我的表现;这为来年开春后跟系队进一步打成一片打下了人际基础。 那一年五月的决赛是我在那园子里五年看过的最精彩的,也是观众最多的一场决赛;看那场比赛的时候,我还没有在五四那场地中间踢球的想法,更多的我是陶醉在当年最佳阵容中左前锋陈Y的那个角球直接进门,那是我一辈子也达不到的程度,后来我在西馆的师傅鲍L告诉我他还曾经是燕园男子网球单打冠军,我对他的景仰,尽管是三年多之后了,仍然是如滔滔江水,黄河泛滥一般。那场比赛的另一个印象就是前后两任院长一个在中线,一个在角旗区大声的带领着我们加油了,尽管最终数学系3比1赢了。两年多以后,哪支数学队里的两个灵魂之一CJiang到了管院,在那场地上,我有生以来戴着队长袖标的第一场比赛中,给了我一个下马威。三年以后,我又在一夜未睡之后踢了半场的95联队与校队为校运会闭幕的垫场赛,那是我在那里最后的一场正式比赛,还是那块场地,0 : 2。(记忆中,我在五四只有过一场心惊肉跳的胜利。) 那一年系队来了96级的一大帮新人,以向JB,吕M,蔡DW为首,辅以魏G,刘DF,孟QF等一大帮可畏的后生(这还不算上一年后加入的吴X),在实力上足以补充以张DY,石L,陈Y为首的那一帮毕业了的老人留下的空档,并没有多少空间留给我这半道出家用一条腿踢球的野路子;但是开秋之际我还是跟着老系队的参加了检验新生的那场在一体的比赛,严格的说那场比赛只有我和毛WL两个后卫,因为大多数老队员都无意再这样的比赛里出力防守,所以输给96级也没什么奇怪的;但是那一战我收获了信心。 那一年给我留下的另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情就是陈阅增教授的逝世,我们去办公楼参加了悼念他的报告会;那时他的著作《普通生物学》还没有出版,我那五年中,之后的这么多年中也从未有机会仔细的拜读过,但是在这许多年之后,尤其是做了三年的助教之后,我意识到他生命中最后的那项事业对这个处于重要时期的汉语国家的重要性。数年后,曾经在燕东园外小巷子里书摊上淘到了一本《英汉发育生物学词典》,是编者赠送给陈先生的(有笔书为证),不知道是他的家人几元一斤卖了的,还是生物楼里清理房间扫了出来的。1996-2006,是 Paolo 从 Franco 手中接过三十多年前父亲挑过的重任的十年,他为米兰的第一个百年绘上了圆满的句号又率领 Rossoneri 开辟了21世纪的新篇章,我已经在哪个重要的03年完成了现场看他踢球的心愿,尽管不是在我们的南看台; 1996-2006,是AI在NBA的第一个十年,从弗州篮球橄榄球双料MVP转入Geogetown两年后成为史上最矮最轻的状元,之后是更多的诸如最矮最轻的得分王,抢断王,MVP等等等等,而如今他也会有了离开费城的决心,为了他梦想中的总冠军,无论走到哪里,我会支持他; 1996-2006,是Michelle职业生涯开始又结束的十年,我不知道当年有多少男生,为她伴着《梁祝》飘然出场时绝俗的的清新美丽而倾倒,这一季他们中的多少人还在为她最后一刻退出都灵壮志难酬深深的惋惜而轻唱“ goodbye Michelle my little one”,我是其中之一; … … 十年里,我学到了很多,包括从他/她们那里!我觉得我比他们要幸运。Paolo 身后是 Maldini 家族的名声,不能失败;AI 为了改变贫困的出身,不能失败;Michelle 背着父辈们作为第一代移民的期望,也不能失败。尽管他们都成功过,也都遗憾过,但他们始终都背负着太大的压力。而我则是在轻松的多的环境里,度过了这重要的十年。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7 Comments

Today, I am Mr. 29.

感谢生活给我这独一无二的经历,让我成为我自己,我要做的就是过好崭新的每一天,每一年! LIFE IS AMAZING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也说 Faith

忙得要死,痛并快乐着,好多想写的,没有时间;转上个月27日收到的一篇DailyOM,但不是为了滥竽充数!http://www.dailyom.com/articles/2006/5644.htmlLet Go And Let Flow Taking A Leap Of Faith Many people, in heeding the guidance of their souls, find themselves contemplating goals that seem outrageous or unattainable. In the mind’s eye, these individuals stand at the edge of 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