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6

la conservation pour la conservation?

保护为的是什么?这个问题已困扰了我很久,也还将继续困扰我。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不能是为了保护而保护,尽管这个境界不算低。我想我暂时还没有时间和能力说清楚保护中的why, what and how,那也正是我想去探索的东西。但是我想用一个口号说明我为什么认为为了保护而保护是不够的。 “l’art pour l’art’ ”是戈蒂埃(Gautier)取爱伦.坡(Edgar Allan Poe)的<诗歌原理>中“…this poem written solely for the poem’s sake”之意而作,用于推广唯美主义运动(Aesthetic movement)。它的英文演绎就是“Art for art’s sake”,也即“为艺术而艺术”。“唯美主义运动中的作家和艺术家认为:艺术的使命在于为人类提供感观上的愉悦,而非传递某种道德或情感上的信息。” (From Wikipedia) 艺术不能成为政治和金钱的工具,不能接受其他观念的强加,然而艺术终究是不能脱离人生而纯粹追求形式。“…追求美一定是我们的目标,但是还是要依附于和人生的追求有关的大的事业当中。”(余秋雨)保护有些不同,保护离不开政治和金钱;但是保护,保护一个物种或是一个生态系统,应该说只是一个手段,目标是可持续性的人和自然的和谐共存(大的事业)。 [ Rossoneril: My mind was floating. 我的逻辑受限与我的跳跃式思维方式有时会显得不够连续,理解起来有些困难,但希望你能懂。] “Art for art’s sake” 最先出现在英文中是1868年的两本关于诗人的著作,其中一本写的是William Blake(布莱克),名字也就叫<William Blake>。Blake最重要的的精神遗产之一就是他对人性的信心,相信人可以克服感官的局限而发现人性最美好的一面,发现世界的本质;而这似乎也是保护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所以,我不是照搬不能为艺术而艺术,就一样不能为保护而保护。而是我认为像艺术这样抽象的东西都不能脱离现实和道德的范畴,不能脱离人生的目标,不能脱离社会的发展;保护作为一件与人类生存息息相关的事业就更不能孤芳自赏于道德,人生和主流社会之外了。 什么是保护的更高层次的境界?我还需要时间去想清楚 (Can I?)。 "If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开门不见山

只有雨。也许是这个夏天经历了四川大旱,也许是心情的缘故,也许是夜总是太深太静了,感觉这个秋天EL的雨特别的多。虽不大不小,不徐不急,却总不似春雨般轻盈,欢愉,略有些沉重的感觉;是冬天就要来了吧。 第一篇,还是应该说说搬家。 回来两周,这个窝的情形算是依稀可见了。重新布置了客厅,厨房还是老样子(当然,已不是年初一把火烧过的那个厨房了),希望周末可以将卧室弄整齐;完全竣工可能要等下个周末我的跟班搬到他的新住所去了。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齐了;只是夏天将爸妈带的好茶叶全部送了人,只能自己喝去年的陈茶了,却也不剩了多少。前几天开了火,昨天还简单的招待了帮我辛苦输数据的助手。 这里不是宿舍,宿舍没有这么多能让我自由发挥的空间;这里也不能算是家,因为 a home is not a home without a cat;巢穴听起来有些贬义,什么居啊筑啊又太过文雅;还是窝最好。这里就是我的新窝,我的栖息地就在这2100公顷的校园的西缘…… 于是乎,我决定也将我散落在各处的blogs整理并挪到这里来;这里就是Rossoneril在网上的窝了,spaces.live.com 就算是栖息地了。My virtual nest or den and my virtual habitat online! 不早了,在关门,洗洗,睡了之前祝自己周末过的好!也祝每个人。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